就像毒瘾发作的人一样疯狂无知的美国爷们儿js06金沙游戏,茫然的英雄

作者:娱乐资讯

天哪我这是写了多久了。。。。

若说这部电影有感动我的部分,当属拆弹部队队长詹姆士替伊拉克小男孩报仇的片段,但我所指的并不是热血煽情的那个部分。而是詹姆士冲进一个可疑的民宅,寻找伤害小男孩的凶手,却发现里面住的是一个友善、知识丰富的教授,而教授的妻子在看到詹姆士侵入他们家后,不顾指着自己的枪,极尽一切地反抗、驱赶詹姆士;在私自脱离队伍,寻找埋放炸弹的恐怖份子时,詹姆士不仅造成自己队员受到重伤,最终还发现被杀害、制成人肉炸弹的男孩,并非詹姆士所以为的人,原来那个伊拉克小男孩根本还健康地活着。这段故事感人之处,在于含蓄地影射了美军进攻伊拉克一事的实际状况:美国人以为伊拉克里充满了坏人,等到侵袭、进驻之后,才发现那里的人其实大多是好人,而伊拉克人民对这外来的入侵者是不由分说、坚决抗争的;当广大的美国民众以为攻打伊拉克是在伸张正义、解救恐怖份子的受害人时,最终的结果却指向另一个事实,根本没有所谓的受害人,如果有,那也是美国派驻在伊拉克的自己人罢了。

       出于个人原因,我想我并没有看懂《拆弹部队》。当然,这里的懂,并不是指简单地指出一部影片的内容,或是什么时间地点人物之类,而是真正地理解它的内涵和它所传达的部分文化信息或者说对其中的某些观点表示赞同。这种情况与我看《千与千寻》时的尴尬有些相似。当我看完《千与千寻》后大嚷着看不懂时就招致室友的嘲弄——这么简单的动画片有什么好看不懂的。但是当我向她抛出一个个诸如:无脸男是什么?他为什么要对小千这么好?之类的问题之后,她又默然了。
    对于《拆弹部队》给我带来的谜团从影片开始到结束一直困扰着我。我对于整部影片的大体印象就好比它给我的视觉所带来的印象那样,没有鲜明跳跃的颜色,有的只是充斥着整个画面的灰蒙的色调。好像到处都是漫天的黄沙,更别说影片中一次又一次出现的爆破场面——轰然一声巨响之后,只留下满眼的灰尘,仿佛不仅仅是看到的,观众简直可以感受嘴里的沙砾。就连原本鲜艳的军装,也因为烟尘而显得陈旧,破败。
    究竟该怎么描述我的困惑呢?影片一开始,一帮小部队在寻找炸弹,在发现之后就试图拆下这个炸弹,突然间街对面的一名商贩居然掏出手机想要拨打电话,事情发生地如此突然,以至于士兵们全都慌张过了头,手舞足蹈地试图阻止商贩拨打电话。或许这个时候我该像一名对这种情节感冒的观众一样开始紧张起来,然后揪着衣襟甚至害怕地闭上眼睛。然而事实上这并没有发生在我身上。相反,我并没有在情绪上产生强烈的波动。我能够预见到阻止的结果除了成功就是失败,在场的人们除了生还就是死亡。就算当我真正看到滚滚烟尘扑面而来的时候,也只是发出一声轻叹:哇哦,特技效果做得还不错。只有在第二次重新观看影片时,才唤起了我对拆弹士兵由于爆破的冲击而腾起的身体和面具下血红的颜色这些画面的回忆。这应该并不是一个不好理解的情节,可是我的脑海里始终残留着一种因为没有完全看透而产生的模糊感。至于这种模糊感,我终于在后文中找到了答案。于是我在这种情绪的支配下继续观看着影片。
    我可以从好多地方发现我所无法理解的事实。好比沙漠伏击那一段,前文中出现的上校为什么出现在沙漠里?为什么后来这群美军要伏在那么远的地方去射杀那些土房里的当地人?难道是他们将炸弹安装在美军驻扎基地附近?他们究竟给美军造成了什么威胁?又比如贝克汉姆被害之后(事实上由于他被称作是人肉炸弹,我甚至不知道他是被害的还是自愿的),詹姆士冲上了卖CD男人的车,结果跑到一个教授家里,用枪顶着人家的脑袋质问到底贝克汉姆是怎么回事。这一段也颇令我费解,既然卖CD的和詹姆士语言不通,那詹姆士凭什么认定人家听懂他的意思了呢?想想那个老教授我就更觉得无辜了,好好地洗着碗,突然之间就被不认识的美兵用枪指着脑袋,若换了是你,想必也不会好过到哪里去的!最让我摸不着头脑的还要数贝克汉姆了,他不是做人肉炸弹去了吗?怎么后来又出现了?
    另外不得不说的还有影片的摄像手法,从头到尾晃动的画面实在令我头昏脑胀。我不知道摄影师是不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观众更具现场感,至少在我看来,它是十分令人头痛的。
    尽管我对《拆弹部队》存在诸多的不满,它却仍是今年的奥斯卡上,是最大的赢家。在华丽丽地夺得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原创剧本,最佳剪辑,最佳音响效果,最佳音响剪辑之后,《拆弹部队》狠狠地将大片《阿凡达》甩到了天边。票房的大卖并没有让奥斯卡垂青《阿凡达》,看来要真正成为一部叫好又叫座的电影确实不是这么容易的。不知道卡梅隆在看到今天《阿凡达》获得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奖项的时候,是不是会怀念曾经辉煌的《泰坦尼克号》。对于《拆弹部队》的全盛,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这样的真理——评委们果然是更偏好那些非主流的电影的。
    鉴于《拆弹部队》辉煌的战绩,我开始认识到,除了个人逻辑问题之外,文化的差异也是造成我无法理解本片的一个重大原因。试想,一部连专家都称好的片子在我眼里居然一文不值,那么很明显,问题就出在我身上。从一定角度上,我认为美国人很不可理喻,明明是作为无力的进驻方,将自己的军队驻扎在伊拉克,却变成了拆卸炸弹和保卫人民安全的英雄?当地的人为了驱赶霸道的美军而不惜伤害人民而装下炸弹,这种行为以本片的角度看来,就成了邪恶的敌人,理应受到阻击?天哪,这是什么道理?(当然,以上种种疑问的前提是本人并不了解时政,只是单纯地从片中的情况推测出的现实)。于是在这种导演认为是
能够体现美军人性光辉的情节下,男主角詹姆士就体现了他所被期待应有的美德。勇敢,坚毅,有同情心,充满智慧。看上去他好像还挺不错的样子,尤其是最后他离开妻儿重新回到部队的那一刻,仿佛他的形象前所未有地高大。尽管我不认同,可评委们似乎正与我相反——由于本片是以记者马克·保勒的观察为视角讲述了美军拆弹小组在撤离伊拉克前38天中发生的事件,因而总体上,它还是相当纪实的。它反映驻伊拉克维和部队的现状,借驻伊士兵的遭遇,表达了对美国士兵的敬意。这其中又以主角詹姆士最为突出。他可以为了替贝克汉姆寻回公道而深入敌方,可以为了完成一个拆弹任务而负气地扔掉与战友联络的耳麦,甚至可以一边逗弄着年幼的儿子一边盘算着继续奔赴战争前线为国家效力……导演试图以个人英雄主义映射国家单边主义。她说:“在这里向美国士兵致敬,他们冒着生命危险仍在阿富汗及世界其他地方执行任务,希望他们平安归来!”无疑,对战士的赞颂奠定了片子的主基调。对一个流氓国家的流氓士兵进行赞颂?噢,饶了我吧!
    除了以上这许多对片子的不满之外,整部片子唯一留给我印象深刻的画面就是詹姆士看到贝克汉姆并把炸弹从他腹部去出那里了。小刀划过孩子鲜血淋漓的肚皮,男人摸索着从里面掏出一个用塑料包裹的炸弹。这个过程大概持续了一分钟左右。期间我不下五次地捂住眼睛或者试图用手掌遮住画面中血腥的部分。我不知道怎样去描述当时的感受,令人作恶,胃里仿佛在翻滚绞痛。却没有其他情绪了,可能这个情节也是为了赞颂主人公吧!可是我仍旧感受不到。
    可能是受到那些没营养的片子毒害太深了的缘故,上次看《十七岁的单车》时觉得那片子实在是太闷了。可是今天看了《拆弹部队》之后我发出了一声感叹,前者真是太好看了!熟悉的场景,懵懂的情绪和善良的主角,与《拆弹部队》比较了之后,我发现《十七岁的单车》简直是太美妙了。果然还是文化的差异吧。习惯于中国导演的视角,习惯于北京的小弄堂,习惯于中学生面对家长的窘态和倔强……哎!让这该死的美国片见鬼去吧,我真的看不懂!

  有人可能会把这部电影解读为为战争辩护,尤其詹姆斯这个孤胆英雄的形象,按照通常的好莱坞逻辑理解,应该是一个被讴歌的对象。但一切恐怕并没有这样简单,詹姆斯是一个被战争异化到无法融入家庭生活、只想去前线的“怪胎”。他甚至会保留每一次拆弹拆下来的引信做纪念,他的战友认为这个习惯实在是让人毛骨悚然。他只是一个茫然的英雄,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做着自己以为是正确的事情,选择回到战场继续拆弹。而电影提出的问题并没有解决,敌人到底是谁?隔阂究竟如何消除?这大概也是导演提给美国的问题。

一句话影评,这部片连坨屎都不如。

 

  影片一开始,你可能会以为这是一部以盖伊·皮尔斯(Guy Pearce)为主角的英雄片:美国大兵将伊拉克平民从炸弹的威胁当中解救出来。但没过几分钟,他就命归黄泉,凶手不知道究竟是谁——拆弹的紧急关口,附近有个伊拉克肉铺老板拨通了手机,手机信号引发了爆炸。但又没有任何的证据说明肉铺老板是故意的,同样美国大兵们也无法下定决心朝肉铺老板开枪,以此换取同伴的性命。 

下面迅速来浏览一下男猪脚詹姆士,这个纯二百一十三,他在本片的唯一特征就是不怕死,不怕自己死也不怕别人死,其他一切特征都是此特征之衍生品。OK,第一次出勤就扔烟雾弹跟自己人玩儿声东击西(否则我不懂他在跟谁玩儿,当时那场的坏蛋boss在100米开外转角处楼顶呢),用9mm逼停吃错药无目的飙车伊拉克男,冲地面偏队友方向开两枪,然后以甩枪(甩枪?!吾操)的手法搞掂汽车挡风,这一切都是啥野路子?心理威慑吗?还是詹姆士自个儿特么喝high了?

在电影后半,一个伊拉克人在自己身上绑满了炸弹、装上定时器,还用层层的锁头将炸弹固定使其难以拆除。而这个伊拉克人在最后关头后悔了,想到自己还有四个孩子需要抚养,于是冲到美军军营外,要求协助将炸弹解除。当其他人建议詹姆士直接射杀了这个伊拉克人,以解除危机,詹姆士还是不顾一切地上前,试图在剩余的2分钟内救下这个伊拉克人。结果证明这不是詹姆士能力范围内做得到的,伊拉克人还是在大批美军的包围下给炸死了。由于炸弹的威力强大,而拆弹部队的队员们是如此接近这个人肉炸药库,因此可说是到鬼门关前走了一趟。之后,当詹姆士和他的队员一同开车返回时,这个队员在车上颤抖地质疑,自己到底为了什么在这里,如果死了,除了他的父母,没有其他人会难过、会在意。在这一刻,这个队员全心渴望的,是拥有一个儿子,一个留有自己血脉、延续自己生命的人。是的,伊拉克也许有恐怖份子的问题,但是这是他们自己绑上的炸药,而且绑得如此紧密,完全不是美国人能帮得上忙的。与其在别人的战场上白白牺牲,美国人是不是更该关注自己后代子孙的问题?导演如是问。

  随后到来的拆弹小组新任组长威廉·詹姆斯(William James),和盖伊饰演的前任组长作风完全相反,不按程序来,更像一个独行侠,而且性格固执,认定了什么就一定不会放弃。这是一个理想的牛仔式好莱坞电影典型主角,《阿凡达》、《星际旅行》的男主角都是这种性格的拷贝。只不过从美国西部来到伊拉克街头,一切都不一样了,不再有那些黑白分明的布景,没有美丽的异族女性来帮助解决语言问题,只有陌生如同外星、不停有冷枪和炸弹的满目疮痍的街巷。而这大概也是美国士兵们在海外普遍面对的问题,《拆弹部队》只是坦白地表示了出来:他们不知道怎么跟本地人沟通,本地人也没有兴趣与他们沟通。  

最后回过头来看,也许我想太多了,人家片头就说明白儿的:战争是一种令人上瘾的毒品。也许Kathryn仅仅是想发泄自己内心里对于疯狂爷们儿的上瘾而已。

 

  他们认为自己在给异国的人民带去福祉,但本地人并不领情。而他们又无法真正越过文化的鸿沟,去了解自己正在帮助的人。詹姆斯认为自己和军营门口能操几句英文卖盗版DVD的伊拉克小孩“贝克汉姆”交上了朋友,他看到工厂里“人体炸弹”小孩的尸体,认定那就是“贝克汉姆”。于是从军营里偷偷跑出来,逼迫本地人带他去“贝克汉姆”的家,结果他真的认错了人,“贝克汉姆”第二天又出现在军营门口。伊拉克街头被拍摄得如同外星球一般陌生,詹姆斯穿行其中,气氛紧张堪比拆弹场景。  

既然有人死了,好吧,让我们来接下来说说片中死掉的(有意义的)人,以及他们怎么就那么死了。3位壮汉——A. 离奇迸裂拆弹美国衰男,B. 娘娘腔大有来头和运石头老百姓握手寒暄知性美国衰男(John Cambridge上校),C. 有家有4个孩子屁憋得没事干当人肉炸弹却临阵反悔伊拉克衰男。在我个人可怜的理解能力里,把他们的死归结为Kathryn同志实际上想表达的:A → 抱歉兄弟,虽然你比男主角帅,但丫要上场所以你必须死,那么。。。替我跟我爷爷问声好。B → 军队里你这熊样的人并不鲜见,我看见你们这帮不是男人的蠢货就来气,看看我们家詹姆士,不管三七二十一去把危险解除(自己的命队友的命妻儿的未来都他妈给我玩儿蛋去,爷现在就好亡命拆弹这一口儿),这才叫男人懂吗?!你特么下辈子也甭想修炼成这个级别!去死吧!全军你这样儿的最好都死光!C → 嘿嘿你个异族老梆K头子,你们这种人不是充大胆儿吗?不是玩儿自爆吗?来给你绑上!后悔了吧?尿了吧?还得靠咱美国爷们儿出手相救吧?看咱美国爷们儿多够意思,几十杆硬枪瞄着,一杆9mm顶着脑袋来救你,不过谁让你自己上了那么多锁头呢,我们仁至义尽了,去死吧你!(同时,看起来相似的距离,正面面对炸弹,爆炸,詹姆士同志类似仅仅是喷了喷鼻血而已诶,那个A君,你见到我爷爷了吗?)全世界你这样儿的最好都死光!死光!!!

整体来说,《拆弹部队》是一个很简单的故事,导演略去了伊拉克战争的大环境与大背景,将故事的焦点聚集在三个拆弹部队成员身上,正由于拆弹部队的工作时拆除既会伤害到美国军人、也会波及平民百姓的炸弹,因此得以避开对这场战争的评价与论断,避开任何残杀敌人及百姓的画面,而单纯地塑造出一个不畏死亡、坚决勇敢的军人形象,还可以在这个军人身上附加冲动、不羁的性格特征,如同布鲁斯-威利从《虎胆龙威(Die Hard)》移师伊拉克战场。拆弹部队中的队长詹姆士正是美国人最喜爱的英雄类型,长得不是太帅,但粗矿有型;教养背景不是特好,但性格乐观开朗、真诚有血性,当美国军人面对的危机已然解除,还坚持冒死确保平民百姓不受伤害;当伊拉克小男孩卖给他烂碟,还是以赤忱相待。一个好得不能再好的人,让观众几乎要忘了问,美国人,你们在伊拉克干什么??

  拆弹的紧张气氛贯穿了全片,还有无法预料的遭遇战,一切都不可知。就是拉尔夫·费因斯(Ralph Fiennes)这样的超级明星,也一样不占多少戏份,他扮演的赏金杀手,出场以后不到15分钟就被看不见的敌人远距离狙击,死掉了。和以往的好莱坞电影里,坏人总是有血有肉不一样,这部电影里的敌人全部是看不见的。有很多主观镜头,似乎在暗示你,他放了炸弹,还有狙击手的主观镜头,但最终这些人都面目模糊。这有点让人想起哈内克导演的欧洲片《隐藏摄影机》(Caché)。不同的是这终究是好莱坞产品,这个题材本身不停游走于生与死之间,让人肾上腺素分泌更旺盛。而且最重要的不一样,是美国有一场真实的战争要面对,尽管面对的敌人,正如电影里所表现的那样,是看不见的。 

下面几段不细说了,三人异族自杀式炸弹制作仓库突袭(发现了后来证实不是贝克汉姆的惊喜蛋糕贝克汉姆);詹姆士私自夜闯异族当地人聚集区想为贝克汉姆报仇无功而返;三人炸弹袭击现场直觉式无任何实质结果的追捕(让Owen一条腿骨头断成9段后来被其大骂FUKE);詹姆士(发现小贝没死而自己当初是个SB后)营救异族自杀式袭击者并小喷鼻血;B连返乡,詹姆士对儿子说爷只喜欢亡命拆弹所以爷还得走;詹爷加入D连回伊拉克继续祸害身边所有人。

 

     这场战争的敌人到底是谁?文明之间的隔阂究竟如何消除?看过《拆弹部队》(Hurt Locker),人们心中可能有无尽的疑问。在伊拉克、阿富汗,无数的美国大兵大概也面对着同样的问题,他们面对毫无踪影的敌人,打一场不知道该和谁打的战争,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丧命。这部电影讲述的正是他们的故事,被很多英美影评人视作“为21世纪战争片下定义之作”。如果有一部电影能够为伊战代言,那可能就是这一部了。

毫无逻辑,毫不严谨。

《拆弹部队》跌破了所有人的眼镜,仿佛从天而降般地突然出现,一举拿下今年奥斯卡的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原创剧本等六个奖项。我个人认为《拆弹部队》是近年奥斯卡最佳影片当中比较弱的一部。讲述的内容是一支由三个美国军人所组成的拆弹部队在伊拉克巴格达城里出任务的故事。如果以战争片的角度来看,《拆弹部队》的格局很小,故事围绕在三个队员所负责的几个零星任务。如果从人道关怀的角度,《拆弹部队》宣扬的是美国社会特有的英雄主义和本位主义,三人部队中的队长不顾自身的安危和团队的协作,独自冲锋陷阵,并为了一个伊拉克小男孩,违反军纪,私离部队,发出正义的怒吼。全片的视角则是从美军在伊拉克纯属合法合理的基本假设出发,强调的是拆弹部队不光是为了保护美国军人的生命,更是为了保护伊拉克百姓的生命。这是美国人讲的故事,讲给美国人听的故事。

  Hurt Locker本身指的是拆弹士兵们身上那层厚厚的防护服,当然从电影里来看,这层高科技的衣服并不一定能够帮助他们在炸弹爆炸时逃生。尽管《阿凡达》如今有着横扫一切的姿态,但卡梅隆前妻凯瑟琳·毕格罗(Kathryn Bigelow)导演的这部电影,在今年的各种电影节上与之形成了对峙之势,俨然是一段佳话。她摆脱了大多数女性导演只能拍摄浪漫爱情片或者文艺小众电影的桎梏,一出道就以拍摄各种动作片见长,算是一个异数。和卡梅隆的婚姻,也是在某次合作当中迸出的火花,即使分手以后,卡梅隆仍然对她有着“惺惺相惜”的推崇。

奥斯卡颁奖礼上,最佳影片宣布之后,本片幕后团队的代表发言者说:这(小金人)是我们未曾想过的。没错兄弟,你很理智,你当初的确没有任何理由奢望这座奖杯,可现在这世道,谁有个准儿呢。

在结局里,詹姆士听着队员质问自己在伊拉克的理由时,他也问着自己同样的问题。詹姆士一边喃喃地说着“我不知道”,一边想起自己还待在美国和妻子一同购物的往事。当时两人各自推着购物车,在一个超级市场选买日常用品,妻子交代詹姆士去拿一盒玉米片,那是美国人最爱吃的简易食品。当詹姆士站在放置玉米片的柜子前时,他茫然了。一整排不同品牌的玉米片高高叠起,该有上千、上万盒吧。玉米片!美国人!詹姆士最终随便抓了一盒扔进购物车中。回家之后,詹姆士对忙着切胡萝卜的妻子说,伊拉克有个卖冰激凌的小贩,高声叫喊着香甜好吃的冰激凌,当孩子们纷纷围拢上来,小贩引爆了炸药,一共死了57个人,大多都是孩子。詹姆士告诉妻子,那里需要更多的拆弹人员,妻子低头不语。于是,詹姆士来到伊拉克,穿上厚重的拆弹服,在偌大的荧幕中,独自一人坚定地向危险走去。真是一个好得不能再好的人,让观众几乎要忘了问,美国人,你们在伊拉克干什么??

之后他干啥了来着?让我想想,哦对了,去拆了一辆韩国现代轿车里面的炸弹群,不拆不罢休,单干不合作,留下那个看起来怪怪的引爆装置放床下憋梦玩儿。(而且此役结束后那个高阶长官(Reed上校)居然在听起来是反讽的语气下,重重地真正夸奖了他,太特么冷了)

 

下个任务,在沙漠空旷处引爆(为了销毁炸弹嘛我猜想),脑子进水将手套落在预爆地点,开土坦克回去取,被队友唧唧歪歪差点暗算结果掉(黑白两位战友JT & Owen都该是Kathryn同志无敌大脑中负面能量的写照我个人认为)。之后遇上盟军(极大可能是英国),在他们遇到困难时像多啦A梦一样一如既往地伸出援手,遇袭,盟军头目(Ralph Fiennes啊同志们!!!) + 俩小喽啰被闪狙,没有任何商量的KIA(阵亡)。最后毫无疑问地,美国大兵再一次拯救世界,狙杀4名异族敌人,其中还包含了Owen的处女杀。。。(狙击过程中的很多细节我无法理解,比如子弹卡壳用唾沫擦环节,偷饮料喝环节等等,最令我感到灵异的是JT在手握狙击枪的时候好像突然精神不振,萎靡乏力,我当时以为他中弹了娘亲的)

 

天哪我到底写了多久。。。。

《拆弹部队》是一部美国电影,是一部美国人的电影,讲述一个关于美国人的故事,讲述一个讲给美国人听的故事。

下面,仨哥们儿回老巢痛喝波本威士忌,然后詹姆士和JT近身互捶,不太懂为什么6岁以上美国男子仍然会这样搞,我把这个片段理解成Kathryn对男子气概的补充注释。是的,强酒精

 

  • 友军互殴,爷们儿大大的。

《拆弹部队》打败了《阿凡达》脱颖而出。其实,《阿凡达》得不得大奖,对众多评审来说,是个无可无不可的问题。从电影艺术的角度来说,《阿凡达》的商业性太重,虽然在特效上有非凡的突破,但可说是特效上的巨人,艺术上的侏儒。因此是否颁发《阿凡达》最佳影片奖,只是一念之间的问题。从肯定创作者的角度来说,不给《阿凡达》大奖似乎比给要有意义。首先,詹姆士-喀麦隆在《泰坦尼克号》时已经得过该得的奖,这次的得奖对他而言只是锦上添花。但对《拆弹部队》来说,却意义非凡。《拆弹部队》是一部讲述伊拉克战争的故事,是美国人首次直面这个困扰他们已久的战事,是战争?是侵略?历史自会给出定论,但首先必须鼓起勇气去面对这个问题。此外,《拆弹部队》的导演是个女性,终该有女导演得奖了,那何不就在这一次?还有就是,詹姆士-喀麦隆的人缘极差,一直以来就是一个刚愎自用的人,在《泰坦尼克号》之后,更是目空一切,似乎不需要再为这样的性格添上柴火。因此,《拆弹部队》雀屏中选,尽管它的格局很小,尽管它没有太多艺术手法,尽管它没有太多深沉意涵。

影片首先令我感兴趣到暂停观看并登入互联网探知一二的情节是刚开始时那位拆弹专家的死亡,因为你知道,他死得太离奇太让观众无法释怀了:防护措施做得那么扎实,离得那么远,屁股对着炸弹,沙砾爆起速度这么低(好吧这一点是开玩笑的,但也的确有迹可循不是吗哈哈哈哈),最后却居然竟然居然以“阿姆斯特朗防护罩”内血浆爆喷这样的方式死亡,哦我仁慈的天上各种上帝啊!!!搞TM什么飞机啊?!看到这一幕之后,闲得蛋疼的我立即上网搜索“why does the man die beginning hurt locker”,几秒钟之后唯一看起来有一点点关联的页面中给出了两份影片介绍。。。所以他的不幸身亡对于我来讲仍然是个迷,因此如果有任何对爆破伤害有研究的朋友能给予猜测式的解答,请毫不犹豫地拨打屏幕下方电话联系我。

好,9项提名6座小金人到手,第一个获得最佳导演奖的女性,OK这样一部片子怎么也该很有分量吧,看完之后,我承认也许是我完全不在她的对讲机频率上面(过程中我甚至试着把片中所有“正义之师人民之师 ”YY成中国维和部队,but still),所以请允许我再重申那一句话:it is worse than shit.

82届奥斯卡最大赢家,拆弹部队
影评
2010-03-13

真正的美国军中人士业已发表了他们关于詹姆士由衷是个SB的观点。

好,让我来详细表达一下个人观后感受。背景的交代很有必要,即,我昨晚下载完毕82届奥斯卡颁奖晚会全程视频,包含红地毯部分,讲实在话看得真是不亦乐乎。优雅,虚伪,幽默,激动的影视界顶级盛会。另外看完之后才发现酷毙帅呆的Eric Rohmer在今年1月11日,小光棍节那天,吹灯拔蜡了,还震惊了一下。OK说回来,这届颁奖晚会很好看,而且边看我边去搜索感兴趣的提名影片来下载,很满足:)

本文由js06金沙游戏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